欢迎光临  载入中。。。
载入中。。。
Banner|栏目
载入中。。。
New BLog|日志
载入中。。。
New Reply|回复
载入中。。。
New message|留言
载入中。。。
User Login|登陆
载入中。。。
BLog Search|搜索
BLog Info|信息
载入中。。。
My Links|收藏



 
载入中。。。

沉思习惯的衰微
迷途小书生 发表于 2007-3-14 13:07:00

摘自罗素短论集《历史的安慰》

       一百年前,不,一百五十年前更是,富裕的人比现在虽然为数较少,但他们确实有教养得多。当时的有钱人被认为能引用拉丁语的诗,有鉴赏意大利文艺复兴时代的绘画的眼光,有欣赏古典音乐的能力。除此之外,他们大多数相当了解自己国家的文学以及法国文学(即使自己并非法国人)。
       目前,这样的博学只能期待与大学教授了,而且是对那一方面有专长的——有的教授通晓拉丁语,有的教授熟知画坛巨匠,有的精通音乐,有的对现代文学中最不值得知道的东西竟一清二楚。现在的有钱人可能认为具备这样的知识反而有失身价,无知变成社会地位高的表征。
       或许这一切也不是什么很严重的事。我从生下来就从来被强迫去记希腊神话中九女神的名字或天文上十二宫的符号,但我的祖母辈却从小就被教给这些事,到她们八十岁的时候还记得清清楚楚。
       现在社会上一般人几乎都没有休闲时间,这并不是因为现在的人比以前的人更努力工作,而是因为享乐本身已经变得和工作一样费力气了。结果人的聪明虽增加,智慧却减少了,因为大家都没有时间做从容不迫的思考,而这种思考可以说是智慧慢慢结晶的过程。像防止战争的问题,虽然大家都晓得战争已逼在眼前,也没有人想法去求解决,只是坐等世界趋势的演变,并不认真把它当成一个问题。可是袖手旁观,听任演变,事情是很少好转的。
       或许是一种够奇怪的论调,但也可以说是那些节省了时间的发明或措施搞出这样的结果。譬如,看看交通工具吧,只要能有更快的旅行,人就会相对的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旅行上。现在人利用火车从家里到公司就要用掉一小时左右的时间。同样的,访问人的情形也是如此。以前拜访熟人只限于自己所骑的马走起来不太累的范围之内,可是现在只要在百哩之内都会去拜访。
       其次,让我们考虑一下电话的情况。有一次我接到有位耳聋的老绅士打来的长途电话,当我拿起电话筒说:“喂,我是罗素”他竟回答:“你说什么?”于是我把声音放大将刚才的话又重复一遍,他仍然回答:“你说什么?”我终于发出破锣似的的声音再一次自报姓名,这下对方传来的话是:“啊,我知道你是罗素!”时间已到,通话就到此为止。电话真是个方便的东西!
       像这一类无聊的事情累积起来,每天的生活便得很忙了,不过完全给人空忙的感觉。教友派的信徒之所以比热闹和现代人都更有指挥,我觉得主要上由于他们沉思默想的行为。假如我们每天能潜下心来做三十分钟的静默,我确信无论是对个人的,国家的,或国际上的种种事情之处理都会比现在健全得多。
       每年到了第一世界大战停战纪念日,大家仅仅献上两分钟的默祷,而此后一年便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消耗在无谓的忙乱中。这种时间的分配是不对的;如果能加长沉思默想的时间,无益的空间也会相对地减少。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载入中。。。
© 载入中。。。 All rights reserved.